恐懼貪婪指數是什麼?

Fear & Greed Index

觀測各種市場情緒,將不同的情報加以分析,並簡化為一個數字,這就是我們的恐懼貪婪指數。

首先,我們都知道,加密市場的波動非常情緒化,當市場上漲時,人們往往會變得貪婪,從而導致 FOMO(害怕錯過),進而做出非理性的判斷。我們希望透過恐懼貪婪指數,試圖將您從過度的情緒反應中解救出來。

這邊提供兩個指數閱讀判斷:

1.極度恐懼:表示目前投資者過於擔心,現在可能是個買入的好機會。

2.極度貪婪:當投資者變得過於貪婪時,意味著市場隨時會進行調整。

資訊來源:
https://alternative.me/crypto/fear-and-greed-index/

我的登記項目一覽

img

選單

news
新聞
perspective
觀點
menu
選單
search
搜尋
Login
我的

0

notify
background

虛擬貨幣&區塊鏈專屬新聞論壇

animationanimationanimationanimation
logo
background
thumbnail

@
change
基本設定

公開暱稱

市民頭像

公開用戶頭像

視覺封面

專屬形象封面

電子報管理

電子報訂閱&取消
profile
帳號管理
wallet
社群綁定
wallet
綁定錢包
list
白名單登記項目
logout
登出

市民頭像

點擊下方圖片更換用戶頭像

edit
修改頭像
thumbnail

視覺封面

點擊下方圖片上傳屬於你的專屬封面(僅自己可見)

edit
上傳封面圖片
background

公開暱稱

取一個專屬於你的暱稱吧!

無法使用的暱稱

第三方帳號管理

綁定後可使用第三方帳號登入

社群綁定

綁定後可變更

確定解除此社群綁定?

提醒您,解除綁定後將會影響白單市集的抽選資格

興趣偏好

告訴我們你想知道些什麼(可複選)

是否變更綁定ETH錢包?

eth_b

提醒您,若變更為新的錢包,我們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所有資訊。

選擇變更的錢包:

eth_b
MetaMask
eth_b
Coinbase
eth_b
walletConnect

你綁定的錢包

提醒您,每次最多可綁定 5 個錢包,若解除綁定,系統將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任何資訊。

請選擇要綁定的錢包?

eth_b
MetaMask
ETH
eth_b
Coinbase
ETH
eth_b
walletConnect
ETH
eth_b
Phantom
SOL
eth_b
Glow
SOL

是否變更綁定SOL錢包?

eth_b

提醒您,若變更為新的錢包,我們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所有資訊。

選擇變更的錢包:

eth_b
Phantom
eth_b
Glow

驗證失敗

fail

非常抱歉,寄信過程中發生了錯誤,請 聯繫客服。

註冊成功

歡迎成為加密城市的一員

請先挑選一張個人照片

你可以上傳一張照片作為公開市民頭像

頭像上傳預設圖片

怎麼稱呼你呢?

取一個專屬於你的暱稱吧!

無法使用的暱稱
icon

興趣偏好

告訴我們你想知道些什麼(可複選)

Hi

歡迎加入加密城市

avatar

讓我們一起為打造更好的幣圈環境努力

電子報管理

您尚未訂閱電子報

news
Hey,想知道更多幣圈相關的知識內容嗎? 訂閱加密電子報,可以幫助您快速掌握幣圈趨勢。

訂閱成功

感謝您使用 此信箱訂閱加密城市電子報,本站保留調整出刊頻率之權利,其它事項請參閱我們的「隱私權聲明」

變更信箱

提醒您,變更電子報收件信箱 不會改變您的帳號綁定信箱

電子報管理

感謝您使用 此信箱訂閱加密城市電子報

確定放棄訂閱電子報嗎?

news
我們還有很多很棒的內容想分享給你...

真的決定要走了嗎?

已解除電子報訂閱

對於您的離開,我們感到很遺憾,加密城市會繼續努力,希望未來能再為您提供服務

search
通知訊息

FTX 破產局中局!SBF 證詞草稿大公開,狂列數十點澄清謠言

main

FTX 破產局中局!SBF 證詞草稿大公開,狂列數十點澄清謠言

市場 2022 12 14 ‐ By foresightnews

新 CEO 為了高額費用強行使得 FTX 破產?FTX 本可獲得數十億美元資金?趙長鵬在 FTX 回購股份最後階段「坐地起價」?FTX 破產背後的真相究竟是怎樣的?

在北京時間昨日晚間進行的 FTX 破產聽證會之前,《福布斯》雜誌公佈了其獲取到的 Sam Bankman-Fried(SBF)計劃在聽證會上陳述的證詞草稿。該份證詞中,SBF 詳細講述了 FTX 破產事件的始末,但其陳述的情況是否真的是事實,相信還需要時間來給出答案。

概況

首先,我想在宣誓後正式聲明:

我搞砸了。

我知道,現在說對不起並沒有任何用處,因此我將盡可能多地奉獻自己的力量為客戶做正確的事。當所有的事情都完成後,我會主要通過一個標準來評價自己:用戶最終是否能受到補償?如果在這方面辜負了用戶,那麼我就失敗了。

去年,我的淨資產被評估為 200 億美元。

今天,我也不能說我一無所有,我有一個溫馨的家庭,也沒有挨餓,這已經比數十億人的生活要好了很多。我最後一次查詢我銀行賬戶時裡面應該有 10 萬美元,但我無法確定,因為我已經被拒絕查看很多我個人的密碼、數據、文件和賬戶。

截至今天,我和 FTX International 前管理團隊都無法獲得可以告知用戶、破產團隊、國外監管機構的數據,目前這個數據都由破產團隊控制。

事實上,我們之中有許多人仍然無法訪問我們自己的個人數據,這些數據被破產管理小組的領導層控制。當我們要求獲得自己的個人資料和密碼時,我們得到的回答是:「你應該像我們向其他處於相同情況的人建議的那樣,重新設置 2FA/ 密碼。」

因此,我的大部分證詞不會有我希望的那樣自信和詳細。我為我可能不能自信地回答合理的質疑表示歉意。因為我現在無法訪問 FTX 的大部分當前或歷史數據來進行確認。我也無法訪問我自己的大部分筆記、文章、電子錶格、數據或電子郵件。Ray 的團隊甚至拒絕向我歸還我個人賬戶的憑證。

在 FTX International 可能無力償還債務的幾天後,我對迫於壓力籤文件而促成破產保護申請深表遺憾。除其他事項外,破產保護團隊被推入了一個非常困難的境地,我擔心他們在加入時被 FTX.US 團隊的一些成員誤導了。他們正試圖管理多個複雜的境外實體和系統,而沒有得到許多過去管理它們的團隊的支持。我相信,如果不與許多對 FTX International 及其子公司有直接監管和運營控制權的外國司法管轄區合作,破產保護團隊要想建設性地向前推進,即使不是不可能,也會非常困難。

我已經多次提出要幫助破產保護團隊。例如,我本可以很容易地收集一些他們在法庭文件中表示無法找到的數據,我沒有收到對這些提議以及發送的任何其他信息的回應。

我已經無數次聯繫 Ray 和破產保護團隊。有時我要求訪問我自己的數據,其他時候我都在試圖提醒他們注意可能對他們的工作以及對 FTX 的債權人和客戶很重要的信息。

我已經向 Ray 發送了五封電子郵件。Ray 從未回應過,也沒有以任何其他方式進行溝通。

例如,我在 Ray 沒有回復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們有可能為 FTX 及其債權人提供有關未來的機會和融資信息,以及關於 FTX.US 的相關財務信息和關於 FTX 的潛在相關監管信息。我很願意與您交談,無論是通過電子郵件還是電話,我都願意與您和破產保護團隊進行建設性的合作,做有益於客戶 / 債權人的事情。

據我所知,FTX.US 一直都有償付能力,當前仍然有償付能力,甚至明天就可以全額償還所有用戶。不幸的是,破產保護團隊已經凍結了 FTX.US,並阻止了客戶對其賬戶信息和資金的訪問。

失去資產的客戶是那些在 FTX International 上交易的客戶,這些平台不接受美國居民。我現在的首要重點是要為受到傷害的 FTX International 的用戶去做正確的事。我正在努力使這些客戶盡可能收到賠償,並且只要我看到有任何進展,我就會一直這樣做,因為這是我的責任。

我相信,為 FTX International 的用戶籌集數十億美元的額外資金,是值得嘗試的方式。這將涉及到大量的外部融資,而我認為這又需要 FTX 交易所重新啓動和運行。如果破產保護團隊與對 FTX International 和對它有監管權的外國司法機構合作,這將更容易做到。

我聽到有人抱怨說,破產保護小組拒絕回應外國監管機構的監管詢問 拒絕回應外國監管機構的監管查詢,有時還冒著員工入獄的風險。

我聽說有人抱怨破產保護團隊拒絕回應外國監管機構的監管質詢,甚至有時還冒著讓其僱員坐牢的風險。我還聽到有人抱怨說,破產保護團隊通過凍結或其他方式干預本應屬於 FTX International 各運營實體的資金。我希望這些傳聞是誇大其詞,或者至少是因為對公司和行業不熟悉而導致的,現在已經過去了。雖然破產保護申請已經過去一個月了,我 Linkedln 賬戶的密碼仍然沒有被歸還,所以我並不太樂觀。

我對那些日復一日為 FTX 奮鬥的同事和支持者負有責任,他們因一場他們不該承擔任何責任的倒閉而深受傷害。

發生了什麼?

這次事件涉及到 FTX International,這是一家為非美國人服務的非美國加密貨幣交易所,在巴哈馬經營,不受美國監管。據我所知,FTX.US,一個獨立的、在美國開設的交易所,確實接受美國用戶,且是完全有償付能力的,因此所有美國客戶可以而且應該立即得到補償。

我希望我能更全面地說明發生了什麼。不幸的是,我現在無法獲得很多相關數據。以下是根據我的記憶對事件進行的描述:

  1. 我在 2017 年創辦了 Alameda Research,一家私人加密貨幣交易公司。
  2. 我在 2019 年創辦了 FTX International,這是一家為非美國人服務的非美國加密貨幣交易所。那時我開始從 Alameda Research 的角色中過渡到 FTX。
  3. 我在 2020 年創辦了 FTX.US,一個確實接受美國用戶的美國加密貨幣交易所。
  4. 在還原 2021-2022 年的事件時,我依靠的是記憶和推斷,因為在許多關鍵事件發生時,我並不完全瞭解這些事件,而且現在也無法獲得相關數據,讓我能夠確認或否定我此時的猜測。特別是,在過去的一年里,我沒有在經營 Alameda Research。

FTX 有衍生品交易服務。與大多數金融交易所一樣,用戶被允許進行保證金或槓桿交易。這意味著用戶被允許投入低於其頭寸的資金,他們的還款義務由提供的抵押品支持。在 FTX 的客戶中,有相當大比例的人從事保證金交易。Alameda Research 就是這樣一個用戶。

FTX 得到了全球監管機構的許可和監管,包括巴哈馬、瑞士、日本、澳大利亞、塞浦路斯和迪拜。

在過去一年中,隨著市場的崩潰,Alameda 的資產價值大幅下降。

在 2021 年末,我相信 Alameda Research 按市價計算的資產淨值(NAV)很可能大大超過 500 億美元。

我認為 Alameda 很可能使用了也許是 1.1 倍左右的槓桿。也就是說,它的相應資產約為其頭寸的 90%,剩餘 10% 為借款。這大約是 FTX 允許的最大槓桿率的 1/20,也大約是普通 FTX 保證金交易者所承擔的槓桿的 ⅓。

2022 年 11 月初,在為期三天的時間里, Alameda Research 持有的資產的市場價值急劇下降 – 我認為下跌超過了 50%。

在那次暴跌之後,據我所知,Alameda 有大約 110 億美元的資產和大約 110 億美元的負債,包括其在 FTX 的頭寸。然而,許多資產的流動性並不強,無法迅速出售。我認為大約有 30 億美元的資產是高流動性的,留下了大約 80 億美元的流動資金缺口。

一張含有 桌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圖源:Forbes

這是 Alameda Research 的淨資產和負債的一個非常粗略的近似值,單位是十億。我現在沒有機會獲得所有這些數據,而且之前也不太瞭解這些數據,因此,這些數字很可能是不正確或不完整的。

與此同時,FTX 出現了擠兌的情況。在幣安首席執行官趙長鵬在 11 月 6 日發推文說他將出售他所持有的 FTT 代幣(Alameda Research 大量持有 FTT),大約每天有 40 億美元的客戶提款。

這給 FTX 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並迫使該交易所需要向持有頭寸的客戶追加保證金。Alameda Research 無法為其追加保證金提供足夠的流動資產,因此對 FTX International 違約,FTX International 也從而無法滿足客戶的提款要求。

出了什麼問題?

出現這種情況,一定是有很多的事情出錯了。因為我當時沒有經營 Alameda,我不知道當時的一些關鍵事件。但是,我在管理 FTX,這意味著最終我有責任對其進行監督。

這意味著我最終有責任為 FTX 的用戶去做該做的事。

當經濟環境發生變化時,Alameda Research 無力償債

  • Alameda 保證金的狀態在 2021 年末的經濟環境中是可持續的,大約有 10% 的槓桿率。2022 年,隨著貨幣政策的收緊、戰爭和供應鏈問題的出現,資產價格崩潰。我認為 Alameda 的資產在這一年中下降了大約 90%,所以即使是 10% 的槓桿也是太多了。
  • 擠兌行為迫使 FTX 立即交支付流動資金。這意味著 FTX 只有幾天時間來追加大量的、流動性相當差的保證金頭寸。
  • 套期保值的失敗。

據我回想,在 2021 年底,Alameda Research 沒有進行充分的對衝;我認為它的總保證金頭寸,規模約為 80 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不在 FTX 上,並且可能有大約 20 億美元的對衝。

到 2022 年秋天,我相信 Alameda Research 有大約 80 億美元的頭寸,並可能有大約 80 億美元的對衝。然而。2022 年 11 月發生的崩盤不是一次廣泛的市場崩盤,甚至也不是廣泛的加密貨幣市場崩潰。從 11 月 7 日到 11 月 9 日,比特幣下跌了大約 17%,股票市場大約是持平,但 Alameda 的許多資產卻下跌了 50% 以上。因此 Alameda 的套期保值沒有發揮作用。

這是典型的「對衝基金風險」,即使有些被認為是套期保值,一家公司的所有頭寸都可能變得高度相關。例如,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 在 2008 年金融危機中發生的情況。

資本的使用。拼湊我所回想起的數據,Alameda Research 的大約 80 億美元的流動資產淨空頭保證金頭寸,大致用於以下支出:

  • 向貸款人支付利息:約 10 億美元;
  • 風險投資:約 40 億美元;
  • 回購幣安持有的 FTX 股份:約 30 億美元;

FTX 的內部控制失誤

FTX 的儀表板

FTX 的用戶頭寸儀表板沒有顯示 Alameda 的全部頭寸。由於過去的會計問題,平台上沒有顯示 Alameda 的全部頭寸規模。我現在認為 Alameda 的頭寸是顯示數據的兩倍以上。我對我們頭寸的風險性的定期評估常常是基於儀表板上的數字。

財務數據

FTX 有經過審計的 GAAP 年度財務報表,據我所知,這些報表總體上是正確的。然而,這些只是針對 FTX 的公司財務狀況,而不是對客戶風險的審計。

風險管理

雖然 FTX International 有一個專門負責財務和許多其他業務領域的團隊。但它沒有一個專門負責風險管理,或用戶頭寸監控的團隊。

我作為首席執行官,沒有為監測 FTX 的風險付出足夠的努力。

幣安在 FTX 崩潰中的作用

我不會贅述這一點,因為到頭來我搞砸了。我將簡單指出以下幾點:

  • 從 2022 年 11 月 6 日開始,Alameda 的資產價值急劇下降,幾個小時後,幣安的首席執行官趙長鵬在推特上表示他打算出售他所持有的 FTT。
  • 擠兌是由趙長鵬這一條推文引發的。
  • 那條推文是在我認為由幣安推動的對 FTX 持續進行了一個月之久的負面公關之後發生的。
  • Alameda 的對衝在 2022 年 11 月失敗,因為崩盤是針對其對衝資產的,由趙長鵬的同一公關活動引發。
  • 11 月 8 日左右,我們與趙長鵬達成了一項交易,幣安將以很低的價格收購 FTX。我們簽署了一份意向書,該意向書指明只要與幣安的談判還在進行,我們就不能與其他潛在投資者交談。在此期間,多個潛在投資者表達了投資的興趣,這些投資可以實現向用戶償還幾十億美元,但我收到意向書的限制無法回復。一天後,幣安宣佈他們不打算進行收購,我們從推特瞭解到了這一情況。據我所知,幣安從未打算進行這項交易。
  • 大約有 30 億美元的資金被用來購買幣安持有的 FTX 股份,因為幣安的持股給 FTX 造成了 KYC 問題:Binance 在向 FTX 申請許可證的監管機構提供有關 CZ 的信息時並不合作。
  • 幾個月前,FTX 被普遍認為是幣安最重要的全球競爭對手。FTX 崩盤後,幣安獲得了全球加密貨幣交易量的約 70%,高於之前的約 50%。有報道稱,由於 FTX 崩潰後其市場份額的增加,幣安可能能夠在全球範圍內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並可能能夠避免監管部門的執法。關於幣安,其在加密貨幣生態系統中的作用,以及它與 FTX 的關係,還有很多話要講。但現在既不是地方也不是時候。

1)出現上述的情況,作為 FTX 的執行長,我犯了一些重大的錯誤。

2)我認為,將這些錯誤聯繫在一起的最主要原因是,在 2022 年的大部分時間里,我對運營細節的瞭解不如以往。

3)我曾為自己能夠腳踏實地而感到自豪:每天都為了公司在忙碌。但到了 2022 年中期,我認為我大約花了:

  • 25% 的時間與華盛頓特區和其他地方的監管者和政策制定者交談。
  • 25% 的時間用於 FTX 的品牌建設和新的結算通道,包括匯款、金融結算以及體育合作。
  • 25% 的時間管理 FTX 不斷增長的員工隊伍。

4) 2020 年,這些時間加起來可能佔我時間的 25%,但到了 2022 年,就接近 75% 了。這些時間並沒有花在實際的核心產品上,包括風險管理。

5) 我也為自己有強烈的職業道德感到自豪。FTX 開始時,我經常工作 18 個小時。但在 2022 年的大部分時間里,我相信我的工作時間比我習慣的要少 30% 左右。即使我在工作,我的注意力和紀律性也不如以前。

6) 我以為我可以在擴張的情況下維持對 FTX 的管理,但我錯了,所謂「貪多嚼不爛」,最終我沒有把重點放在風險管理上。

我對所發生的事情深感遺憾,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回到過去,把詳細的監督和風險管理落實到位。

現在,我正專注於我能做的事情,以使客戶得到補償,並反思我做錯了什麼。有很多事情我希望我做過:

  1. 我希望我在運營 FTX International 時對自己、對我們的員工、對客戶、對監管機構始終保持高度透明。
  2. 我們在市場數據、准入、費用和其他許多方面都很透明。我們在資產、保證金、頭寸和風險方面不透明,甚至在內部,甚至對我們自己。
  3. 我希望我當時能確保我們建立了儀錶盤來顯示:
  • 客戶總餘額;
  • 總的鏈上餘額,以及相應的地址;
  • FTX 名下的銀行賬戶和法幣總餘額;
  • 支付機構名義的銀行賬戶和法幣總餘額;
  • 保證金頭寸總規模和期貨頭寸總規模,以及用於支持這些頭寸的抵押品的數量和類型;
  • 對所有賬戶的保證金和風險的處理;

我希望我們當時部署了:

  • 公共 API 接口來獲取上述數據;
  • 私有 API 接口,向監管機構提供匿名的賬戶餘額和風險數據,以便進行監督;

2) 我希望,當我們有了公共的 API 接口來獲取上述數據時,我們能將賬戶餘額和風險的匿名版本提供給監管機構進行監督。我希望當裂痕開始顯現時,我能夠與我們的員工、用戶和社區公開溝通,而不是按照律師的指示,當人們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時凍結資產並保持沈默。

  1. 我希望我沒有在凌晨 4:30 點擊 Docusign 上的一個按鈕,讓 FTX 的一些人處於不善的領導下。我也很後悔沒有採納那些知道破產保護對客戶意味著什麼的員工和支持者的建議。我曾在 4:30 之前接到了一個電話,一位我非常信任和尊重的有監管經驗的顧問暗示我不要這樣做。當時我認為他說的很對,之後我咨詢了我的律師,我的律師強烈反對。現在回想起來,我可以很自信地說,顧問是對的,而律師錯了。
  2. 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我當時能保持腳踏實地,至少花同樣多的時間來關注和保護用戶的資產以及控制風險,就像我在品牌和夥伴關係上所做的那樣。

破產保護

從 11 月 6 日到 11 月 10 日,我收到了大量來自潛在投資者的電話,其中許多人可能有興趣提供超過 10 億美元的融資。總的來說,他們可以提供的融資額度大大超過了使所有客戶立即獲得賠償所需的費用。

從 11 月 8 日開始,我受到了申請破產保護的極大壓力。

  • 這種壓力主要來自於 Sullivan & Cromwell 律師事務所(S&C)的前合伙人,FTX.US 的法律總顧問 Ryne Miller,Sullivan & Cromwell 律師事務所本身。
  • Sullivan & Cromwell 律師事務所是代表 FTX.US 以及 FTX International 的主要外部律師事務所之一。

我有 19 頁關於 Sullivan & Cromwell、Ryne Miller 以及我認為受其影響的其他人的截圖。我認為我受到了他們的影響,在兩天時間里,他們都向我施壓,要求我盡快申請破產保護。有的態度堅決,有的甚至有些「精神不正常」。他們還打電話給我的許多朋友、同事和家人,迫使他們向我施壓,其中一些人在情感上破防了,也有一些直接到我身邊哭了起來。

後來我才被告知,如此重大的申請如此之快,是非常不尋常的。

3) Sullivan & Cromwell 律師事務所選擇了 John Ray 來管理破產團隊。

4) 在我被施壓申請期間,Sullivan & Cromwell 的律師告訴我的律師,我可以選擇選擇董事會主席的人選。幾天後,Sullivan & Cromwell 卻默默地反悔了。

5)大約在 2022 年 11 月 10 日凌晨 4:30,我不顧自己的判斷,點擊了一個 Docusign 鏈接,該鏈接將提名 John Ray 為各實體的首席執行官。

6)不到 10 分鐘後,我就收到了一個潛在的融資提議,金額達數十億美元,以幫助客戶拿回資金。

7) 幾分鐘後,我指示我的律師撤銷這份文件;我已經清楚地知道,這不是最好的辦法。

8) 幾分鐘後,我的律師告訴我,撤銷該文件已經太晚了,並且說 Sullivan & Cromwell 的律師代表我提交了文件,儘管我指示不要提交。

9) 雖然有足夠的時間改變這一切,但大約 6 個小時後,Sullivan & Cromwell 違背我的明確議員和要求向法院提交了文件。

10) 之後,John Ray 為所有實體申請了破產保護,包括一家完全有償付能力的美國公司 FTX US。他們關閉了客戶訪問和取款,John Ray 和他的團隊任命 Sullivan & Cromwell 為破產保護團隊(債務人)的法律顧問。

11)John Ray 主要因其在安然破產案中的工作而聞名。

Sullivan & Cromwell 推薦 John Ray 管理 FTX 破產案;而在安然公司破產後,包括 Sullivan & Cromwell 在內的律師事務所獲得原本應該賠償給債權人的 7 億美元費用。(參見該連結

12) 因此,根據我所知道的信息總結一下:當安然完成了破產清算後,向 John Ray 和 S&C 支付了約 7 億美元的法律費用。然後,當 FTX 崩潰時:前 S&C 合伙人選擇 S&C 代表 FTX,S&C 迫使我簽署破產申請文件並不顧我的指示將文件遞交。S&C 選擇了 John Ray 作為負責破產清算的新首席執行官;John Ray 隨後選擇 S&C 管理剩餘資產,S&C 違背了讓我選擇董事會主席的協議,然後 John Ray 任命了董事會成員。

13) 在一份官方聲明中,巴哈馬總檢察長 Ryan Pinder 表示「數百萬美元的法律和咨詢費用的預期正在推動破產保護團隊的法律策略及其過激言論。」

14) 我將以 Miller 發給 FTX 的一條消息的截圖結束本節:

一張含有 文字 的圖片

自動產生的描述
圖源:Forbes

不用說,Sullivan & Cromwell 並沒有真的代表我們認真處理此事。然而,他們確實確保他們收到了 400 萬美元。

到今天為止,我仍然收到數十億美元的融資意向,可能會使用戶基本得到賠付。然而,我相信所有這些都是以 FTX 作為交易所重啓為條件的。我真誠地希望所有在 FTX 工作的全球團隊都在認真考慮這種可能性,因為我相信這將為用戶和債權人帶來大量價值。我希望,至少,所有 FTX 實體都在優先考慮允許客戶訪問他們的賬戶數據和歷史記錄。

然而,我承認我對這個過程的某些部分並不樂觀。我沒有見到 Ray 的團隊在籌集大量資金或重啓交易所上做出過任何努力。在破產保護文件被提交之前的幾天里,Miller 表示我計劃中的籌集資金沒有任何可能性,面對我讓 FTX 繼續運營下去的渴望,Miller 表示,「Sam,沒有什麼可救的」。

截至目前,FTX.US 已關閉,美國客戶甚至無法訪問其賬戶數據,更不用說提款。據我所知,FTX.US 是有償付能力的,可以讓所有客戶都獲得賠償。我這一切沒有發生而感到驚訝和悲傷。

我瞭解到,破產保護團隊已處於非常複雜和困難的境地。我後悔讓他們處在如此境地;我也很遺憾當初的疏忽導致了破產,以及過度匆忙和不當的控制權和備案的轉移。我聽說過很多破產保護團隊成員的好消息,特別是來自 Alvarez 和 Marsal 的消息,並相信他們可能是 FTX 全球進程中極有價值的成員。

FTX International 管轄區

據我所知,11 月初發生了嚴重問題並導致的崩盤都發生在 FTX International 上。FTX.US 總體上沒有受到影響,而且據我所知仍然有完全的兌付能力。

特拉華州目前有多個破產程序,包括巴哈馬、澳大利亞等。據我所知,一些相關事實如下:

  1. FTX International 和 FTX.US 是兩個獨立實體;這兩個實體都不是另一實體的子公司,也不是同一控股公司的子公司。
  2. FTX International 不接受美國用戶,沒有在美國設立,沒有雇傭美國勞動力,不受美國監管,由非美國實體經營。
  3. FTX International 的服務條款禁止客戶從事以下國家或地區訪問平台:美國、古巴、克里米亞、塞瓦斯托波爾、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伊朗、阿富汗、敘利亞和朝鮮。
  4. FTX International 的總部和主要辦事處位於巴哈馬。
  5. FTX International 在巴哈馬有近 100 名員工,且據我所知,除美國法律顧問外,沒有任何主要在美國工作的員工。
  6. FTX International 在許多司法管轄區受到監管,澳大利亞、塞浦路斯、瑞士、阿聯酋、日本和其他國家,但美國除外。
  7. FTX International 的主要運營實體是巴哈馬的 FTX Digital Markets LTD(FDM)。
  8. FTX International 的大多數主腦和管理人員在巴哈馬的 FDM 工作。
  9. 主要監管機構是巴哈馬證券委員會,負責監督 FDM。
  10. 我認為大多數用戶都是 FDM 的客戶,而大部分資產都是 FDM 客戶的資產
  11. FDM 不是破產流程的一部分。大約在破產程序啓動前一天,巴哈馬證券委員會將 FDM 置於聯合臨時清算人(JPL)的監督之下,未納入任何破產文件。
  12. JPL 已向特拉華州法院申請承認其為主要破產程序。
  13. 我不認為 Ray 或其團隊的任何成員是 FTX International 主要運營實體的首席執行官或董事會成員,因此,我不認為他們對 FTX International 破產程序具有合法管轄權。

FTX.US

至少,在 Ray 的團隊接手之前,美國客戶受到了保護。

  1. FTX.US 受到許多監管機構的監督,包括 CFTC、SEC、FINRA 和許多州監管機構,據我所知,這些機構都在美國。FTX International 則由完全不同的監管機構進行監管,其中沒有一家是美國監管機構。
  2. FTX.US 維護了一個單獨的訂單簿、匹配引擎和用戶庫。
  3. 我不認為在所述期間(或任何其他時間),FTX.US 有任何大幅清算的保證金頭寸。
  4. 據我所知,FTX.US 已將資金與 FTX International 分離,至少在 John Ray 擔任 FTX.US 首席執行官時是如此。
  5. 事實上,據我所知,FTX.US 是而且一直是有償付能力的。我認為,11 月初的事件並未直接傷害到美國客戶。事實上,FTX.US 的所有客戶,無論他們居住在哪裡,都可以並且應該立即獲得賠付。
  6. 據我所知,截至我上次訪問 FTX.US 數據的時間(2022 年 11 月 10 日或前後),FTX.US 的淨資產(超過客戶負債的資產)約為 3.5 億美元,沒有資不抵債的客戶頭寸或資產與負債之間的錯配會對上述數字產生重大影響。

鑒於上述情況,我認為:

  • 美國客戶的資產得到成功保護;
  • 美國客戶可以立即獲得償付;
  • 美國客戶應立即獲得償付;
  • 當 John Ray 於 2022 年 11 月 10 日出任 FTX.US 首席執行官時,FTX.US 仍在運營,仍在處理客戶取款。我計劃並期望取款保持開放,使所有客戶都能獲得償付。我很驚訝這沒有發生。
  • 我不認為破產保護程序適用於 FTX.US,也不認為美國客戶應該在沒有充分理由的情況下受到該程序實質性的損害。

虛假陳述

在這一過程中,我認為有一些陳述是不準確的或實質上有誤導性的,以下是部分陳述內容:

  1. 根據破產保護程序和團隊表示,John Ray 是 FTX International 的首席執行官,但不是 FTX International 主要運營實體的首席執行官。
  2. 破產程序和團隊多次斷言巴哈馬未經授權獲取客戶資金
  • 在破產保護團隊提交的一份文件中,John Ray 表示,「有可信證據表明,巴哈馬政府引導未經授權的債務人系統訪問,以獲取債務人的數字資產——這發生在這些破產案件開始之後。」;
  • 巴哈馬是 FTX International 的總部所在地;巴哈馬安全委員會是 FTX 國際的主要監管機構;FTX International 的主腦和管理層一直在巴哈馬。此外,在提交第 11 章文件之前,巴哈馬證券委員會啓動了對 FDM(不包括在破產程序中)的行政程序;
  • 巴哈馬介入保護客戶資產,履行其作為 FTX International 主要監管機構的職責。與此同時,John Ray 在美國的團隊發起了對 FTX International 的資產扣押。FTX International 是一家由巴哈馬運營、受巴哈馬監管的公司,為非美國客戶提供服務;
  • 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們對其他種族、文化和政府的惡意和無能的假設,如果針對美國少數族裔,將被視為極具冒犯性。但當針對其他國家的公民,更不用說他們的監管機構時,也同樣令人反感。與此同時,扣押由其他政府監管的資產只能在幾個世紀前被認為最為恰當的做法;

3.我認為,目前的破產保護團隊的所作所為已經大大超出了其職責範圍。

許多實體被破產保護團隊不當地置於程序中,原因包括:

  • John Ray 不是這些實體的首席執行官;
  • 最初並非 FTX、FTX.US 或 Alameda Research 所有;
  • 它們受制於先於並因此取代破產程序的其他全球破產程序;
  • 未妥善歸檔;

這包括我認為擁有 FTX International 絕大多數客戶賬戶並監督絕大多數客戶資產的實體。

我認為,FTX International 的資產、財產、憑證、密碼、加密密鑰、域名和治理應由主要運營 FTX International 核心實體的首席執行官、董事會和 / 或當地監管任命的管理人員負責。

  • 這些實體是 FTX International 的大多數客戶所面向的實體,控制著 FTX International 大部分資產,是 FTX International 的主腦和管理者所在,在全球重組過程中對 FTX International 擁有最終治理權;
  • 我希望 Ray 先生和破產保護團隊能夠同意我的觀點;

我相信,包括 Alvarez 和馬薩爾 Marsal 在內的當前的破產保護團隊中的許多人都在為管理一項艱難的全球業務做出了努力,但很少有人注意到,但他們最初和目前的領導層和方向卻產生了相反的效果。我進一步認為,領導層沒有法律權力領導全球重組和融資工作,因為他們不是主要運營 FTX International 的核心實體的現任首席執行官、董事會或當地監管任命的管理人員。因此,我認為他們的行為超出了他們的職權範圍,在多個司法管轄區藐視法律,並挪用屬於 FTX International 主要實體的資金。我認為,破產保護團隊與 FTX International 運營實體在法律和法規上被承認的全球領導層進行建設性合作將會非常有用。

4.在破產保護團隊的一份文件中,John Ray 表示,在申請破產保護後,未經授權的來源鑄造了約 3 億美元的 FTT 代幣。區塊瀏覽器會證實並沒有這樣的鑄造行為,這種說法是奇怪的、有對抗性的、虛假的,並損害了包括我在內的人的聲譽。

5.在破產保護團隊的一份文件中,John Ray 按司法管轄區列出了 FTX 客戶的圖表,聲稱超過 20% 的用戶來自開曼群島。事實上,根據 2022 年 10 月 20 日的數據,FTX 上只有不到 1% 的交易賬戶來自開曼群島。

 

 

圖源:Forbes

6.John Ray 在文件中就自己的團隊無法提供數據發表了各種聲明,包括「為 FTX 集團工作的人員完整名單」、「鏈上頭寸的每日對賬」、「包括客戶在內的前 50 大債權人」。

據我所知,上述每一個數據都存在,而我個人也能夠提供其中的一些。據我所知,我和大部分國際領導團隊都沒有被要求幫助解決包括上述問題在內的問題

我提出要幫助 John Ray。我還提醒他有關業務的潛在重要信息。他從未回復過我的任何留言。

7.John Ray 抱怨稱,聯合創始人和潛在的其他人未能識別出被認為包含債務人資產的其他錢包。

據我所知,我從未被要求識別此類錢包。據我所知,沒有這樣的錢包。

8. 我認為,美國監管機構可能被告知有關 FTX.US 實質性的誤導訊息,包括 FTX.US 沒有償付能力的說法。我相信它是有償付能力的。

在這個過程中,許多人對我提出了指控。其中一些指控包括我作為 FTX 首席執行官的風險管理監督不力,但很多指控不實。

1.有人聲稱,2022 年 11 月崩盤事件發生後,我個人或通過一個實體試圖操縱穩定幣 USDT。

這絕對是錯誤的,我從未試圖操縱 USDT 的價格,我也不知道我經營或擁有的公司有任何意圖操縱 USDT 價格的行為。趙長鵬提出了一項這樣的指控,指的是一筆 25 萬美元的交易。除了指控完全是虛假的之外,認為 25 萬美元的交易會對 USDT 的價格產生重大影響也是荒謬的。趙長鵬有足夠的知識背景知道這些說法既荒謬又虛假。

圖源:Forbes

除趙長鵬外,媒體還報道稱「一名 Tether 官方人員」也認為我試圖操縱 USDT 價格。

我再次斷然否認這一說法。我尊重 Tether 領導層的智慧和真實性,並認為他們會意識到這種操縱的說法顯然是錯誤的。我也理解媒體可以編造聲明,因此我希望這只是媒體無中生有的情況,且 Tether 高管沒有被陰謀論所欺騙。

而且,我想再次在官方的國會記錄中表明,我試圖操縱 Tether 價格的說法是絕對錯誤的。今年我犯了很多錯誤,但它似乎給了一些黨派傳播荒謬、破壞性和虛假主張的機會。

2.有人聲稱,我本人或通過一家實體的某些行動導致今年三箭資本(Three Arrows Capital)的崩盤。

這些說法也是絕對錯誤的。我從未採取過旨在引發 Three Arrows Capital 崩盤的行動,據我所知,我經營或擁有的任何公司都沒有。

即使這些說法是真的也說不通。Alameda Research 自身的破產是由市場崩潰引發的,而市場崩潰又引發了 FTX 的破產;如果為了收購 Three Arrows Capital 而製造市場崩潰,然後反過來使我自己的企業破產,那將是荒謬的。

3.關於收購幣安持有的 FTX 股權,有人提出了不實的說法。

在推特上,趙長鵬聲稱「我們決定以投資者的身份退出這場充滿謊言的鬧劇」。

事實上,我在 2021 聯繫了趙長鵬,開始討論買斷其持有的 FTX 股份。

我發起這些討論是因為,除其他因素外,FTX 與作為一個重要的股權所有者的趙長鵬的合作變得越來越困難。趙長鵬在向我們申請許可證的監管機構發送其 KYC 信息方面並不合作。

CZ 在最後一刻威脅說,除非我們追加約 7,500 萬美元,否則將退出談判收購。我們最終同意支付約 7,500 萬美元的額外費用,因為我們打算斷絕與幣安的關係——他無疑是猜到了這一點,並利用他的優勢,從我們那裡索取了超過商定購買價格的 7,500 萬美元。

4.聲稱 Alameda Research 有權 FTX 上的客戶訂單,並進行「搶先交易」以及「觸發用戶止損」

據我所知,這從未發生過。據我所知,Alameda Research 無法獲取客戶訂單,更不用說想要利用這些訂單了。

5.聲稱我個藏匿了數十億美元。

我知道有一個銀行賬戶,據我所知,裡面大約有 10 萬美元。雖然我以自己的名義從 Alameda 貸款,但這些貸款通常不用於個人消費或儲蓄;大部分用於投資。我認為,這些貸款是從 Alameda 的交易利潤中提取的,我認為在 2022 年之前利潤應為數十億美元。我沒有參與任何這些貸款的過程,他們由內部和外部律師處理。

作為有效利他主義運動的信徒,我的首要目標從來都不是個人財富;我的動機是致力於為他人帶來快樂和減輕痛苦。我從 2014 年在華爾街工作的時候開始的個人慈善捐贈,遠遠超過了在我銀行賬戶里剩下的錢。

我不確定我是否能支付我可能要支付的所有法律費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但目前,我不會把我能找到的任何資金用於支付律師費,而是為 FTX 的客戶帶來價值。

6.涉及我、烏克蘭和 DNC 的各種陰謀論。

任何關於我與烏克蘭政府合謀的言論,除了我所說的為烏克蘭人和他們的國防做出貢獻的之外,都不僅是錯誤的,而且是非常令人反感的。

任何有關美國政黨進一步捲入此類陰謀的理論本身都是徹頭徹尾的錯誤和冒犯。

7.各種聲稱我在 FTX 創造了一種「派對文化」

我們的「派對」主要是晚餐和棋牌遊戲。

我直到 21 歲才喝第一杯酒,而且從未喝醉。

8.各種聲稱我是猶太人的說法。

嚴格來說這個說法是正確的,我的名字是 Samuel Benjamin Bankman-Fried,我的祖先大多在 20 世紀上半葉抵 Ellis Island;就讓讀者猜猜他們為什麼來吧。

但我認為我不需要詳細說明所這件事產生的影響。

各種各樣的理論認為我服用 Emsam 是為了找刺激或治療帕金森病。

Emsam 貼劑基本上從未被指明為帕金森病的處方。這一理論很可能是通過互聯網簡單搜索的結果;Selegiline 是 Emsam 的基礎化學物質,有時以口服形式用於治療帕金森病。

我確實有一個 Emsam 的處方,大概有十年了。我每天都將其作為抗抑鬱藥使用。人們通常不會談論他們的個人醫療狀況,但有很多的狗仔隊拍下了我隨身物品的照片,並在網上對此進行了分析,我別無選擇。

過去的幾個月對每個人來說都是艱難的,相比之下,我覺得我需要在正式的國會記錄上記下,不僅是現在,而是在我成年後的大部分時間裡,我都有遺憾。

今年我犯了很多錯誤,但以上這些並不是我犯下的錯誤。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據此投資,責任自負。

最新評論

thumbnail
refresh
換一換
empty

還沒有評論,發表第一個評論吧

seperate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