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貪婪指數是什麼?

Fear & Greed Index

觀測各種市場情緒,將不同的情報加以分析,並簡化為一個數字,這就是我們的恐懼貪婪指數。

首先,我們都知道,加密市場的波動非常情緒化,當市場上漲時,人們往往會變得貪婪,從而導致 FOMO(害怕錯過),進而做出非理性的判斷。我們希望透過恐懼貪婪指數,試圖將您從過度的情緒反應中解救出來。

這邊提供兩個指數閱讀判斷:

1.極度恐懼:表示目前投資者過於擔心,現在可能是個買入的好機會。

2.極度貪婪:當投資者變得過於貪婪時,意味著市場隨時會進行調整。

資訊來源:
https://alternative.me/crypto/fear-and-greed-index/

我的登記項目一覽

img

選單

news
新聞
perspective
觀點
menu
選單
search
搜尋
Login
我的

0

notify
background

虛擬貨幣&區塊鏈專屬新聞論壇

animationanimationanimationanimation
logo
background
thumbnail

@
change
基本設定

公開暱稱

市民頭像

公開用戶頭像

視覺封面

專屬形象封面

電子報管理

電子報訂閱&取消
profile
帳號管理
wallet
社群綁定
wallet
綁定錢包
list
白名單登記項目
logout
登出

市民頭像

點擊下方圖片更換用戶頭像

edit
修改頭像
thumbnail

視覺封面

點擊下方圖片上傳屬於你的專屬封面(僅自己可見)

edit
上傳封面圖片
background

公開暱稱

取一個專屬於你的暱稱吧!

無法使用的暱稱

第三方帳號管理

綁定後可使用第三方帳號登入

社群綁定

綁定後可變更

確定解除此社群綁定?

提醒您,解除綁定後將會影響白單市集的抽選資格

興趣偏好

告訴我們你想知道些什麼(可複選)

是否變更綁定ETH錢包?

eth_b

提醒您,若變更為新的錢包,我們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所有資訊。

選擇變更的錢包:

eth_b
MetaMask
eth_b
Coinbase
eth_b
walletConnect

你綁定的錢包

提醒您,每次最多可綁定 5 個錢包,若解除綁定,系統將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任何資訊。

請選擇要綁定的錢包?

eth_b
MetaMask
ETH
eth_b
Coinbase
ETH
eth_b
walletConnect
ETH
eth_b
Phantom
SOL
eth_b
Glow
SOL

是否變更綁定SOL錢包?

eth_b

提醒您,若變更為新的錢包,我們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所有資訊。

選擇變更的錢包:

eth_b
Phantom
eth_b
Glow

驗證失敗

fail

非常抱歉,寄信過程中發生了錯誤,請 聯繫客服。

註冊成功

歡迎成為加密城市的一員

請先挑選一張個人照片

你可以上傳一張照片作為公開市民頭像

頭像上傳預設圖片

怎麼稱呼你呢?

取一個專屬於你的暱稱吧!

無法使用的暱稱
icon

興趣偏好

告訴我們你想知道些什麼(可複選)

Hi

歡迎加入加密城市

avatar

讓我們一起為打造更好的幣圈環境努力

電子報管理

您尚未訂閱電子報

news
Hey,想知道更多幣圈相關的知識內容嗎? 訂閱加密電子報,可以幫助您快速掌握幣圈趨勢。

訂閱成功

感謝您使用 此信箱訂閱加密城市電子報,本站保留調整出刊頻率之權利,其它事項請參閱我們的「隱私權聲明」

變更信箱

提醒您,變更電子報收件信箱 不會改變您的帳號綁定信箱

電子報管理

感謝您使用 此信箱訂閱加密城市電子報

確定放棄訂閱電子報嗎?

news
我們還有很多很棒的內容想分享給你...

真的決定要走了嗎?

已解除電子報訂閱

對於您的離開,我們感到很遺憾,加密城市會繼續努力,希望未來能再為您提供服務

search
通知訊息

暗示牛市回歸?BitMEX 創辦人:「香港」能讓中國擁抱加密貨幣

main

暗示牛市回歸?BitMEX 創辦人:「香港」能讓中國擁抱加密貨幣

市場 2022 10 28 ‐ By PANews

BitMEX 創辦人認為,將香港重新定位為支持加密貨幣的城市將構成中國的一個戰略支柱,而這些資金流有望將成為下一輪牛市的有力支撐。

注:本文有大量刪減,具體可參考原文

2013 年,我第一次開始買賣加密貨幣時,Mt. Gox(門頭溝)占據了 80% 的全球加密貨幣交易份額。2014 年,Mt. Gox 暴雷後,大部分份額被中國在岸三巨頭瓜分:火幣(總部在北京)、OKCoin(北京)和比特幣中國(上海)。而中國內陸之外的市場玩家,則主要在海外平台 Bitstamp(總部位於斯洛文尼亞)和 Bitfinex(總部位於香港)進行數字資產交易。

Bitfinex 引領了加密交易領域的下一個重大變革,據稱(至少最初),Bitfinex 在平台創建之處使用了 Bitcoinica 的代碼,Bitcoinica 是一家總部位於新西蘭的交易所,由一位新加坡華人創立。且不論 Bitfinex 的代碼庫來自哪裡,該平台成功推廣了針對法幣和加密貨幣的 P2P 借貸市場,實現了交易創新。借此,交易者第一次能通過其他交易者借入資金,以開展杠杆交易。Bitfinex 還允許用戶使用任何抵押品為交易提供資金。例如,如果你持有萊特幣,你可以開展做多比特幣兌美元的杠杆交易。在我日常交易加密貨幣的那段時期,Bitfinex 貸款餘額是預測價格走勢的一個關鍵變量。2016 年,Bitstamp 在黑客攻擊中損失了價值 500 萬美元的比特幣,此後, Bitfinex 通過上述創新從 Bitstamp 手中奪取了全球最大非人民幣交易所的寶座。

當時,加密衍生品市場在整個加密交易市場中僅占很小份額。ICBIT 是第一家真正的衍生品交易所,由兩名居住在加勒比海地區的俄羅斯人創立。ICBIT 發明了反向比特幣/美元期貨合約。ICBIT 在 2013 年占據主導地位,其期貨現貨套利交易的年收益率高達 200%,堪稱搖錢樹!

2014 年,796(總部在廣州)、火幣、OKCoin、比特幣中國、BitMEX(起步於香港)均基於 ICBIT 的反向期貨合約架構推出了自己的期貨市場。(從技術上講,796 使用的是雙幣種合約/Quanto 風格的衍生品,但他們搞砸了,因為他們不理解雙幣種合約的非線性特征。)這些主要麵向中國的交易所推動了一大創新:社會化虧損機製。該機製為交易所提供了保護,讓它們免受個人交易者破產的影響。鑒於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波動劇烈,該機製十分關鍵。

接著,通過與 Tether 的附屬關係,Bitfinex 也推動了穩定幣市場的早期增長。Bitfinex 是當時的頭部交易所,與大中華區聯係密切,該交易所的支持進一步強化了 USDT 作為最大穩定幣的地位,同時,幣安(當時的總部可以說在東京、上海或香港,取決於具體的提問對象)也基於 USDT 來執行其所有的法幣和加密貨幣對交易。

隨後,衍生品交易額迅速增長,主要的中國交易所主導了日常交易。這一主導地位有幾大推動因素。首先,開采比特幣和生產礦機的公司大多都來自中國內地。這些公司是真正的老牌巨鯨,他們握有大量比特幣,可用於投機和對衝。其次,全球大部分現貨交易集中在中國。第三,由於散戶交易者占據大頭,不必迎合機構投資階層的需求。因此,這些產品麵向的是真正使用加密貨幣的人,而非基金經理。

2016 年 5 月,BitMEX 發明了永續合約(perpetual swap)。BitMEX 的崛起幾乎完全得益於這一金融發明,到 2020 年,所有主要衍生品交易所都複製了這一產品設計,並取得了巨大成功。目前為止,其累計交易額已達數萬億美元,是有史以來交易額最大的加密投資工具。後來,總部最初設在荷蘭、如今已遷往巴拿馬的 Deribit 打開了加密期權交易市場的大門。根據我的判斷,這是唯一一家對加密資本市場做出過重大創新貢獻的非亞洲交易所。

最近幾年,幣安(現在是多數產品交易額最大的交易所)、FTX(起步於香港,已遷往巴哈馬)和 Bybit(起步於北京,已遷往新加坡/迪拜)成為三大巨頭平台,它們吸收了此前交易所所有成功的產品和策略,因而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下麵按時間順序列出主了要行業發展,以及相應的推手。

  • 反向期貨合約:ICBIT,來自加勒比海的一艘俄羅斯遊艇。
  • 社會化損失衍生品杠杆機製:796、火幣、OKCoin 和比特幣中國,分彆來自廣州、北京、北京和上海(均為中國)。
  • 杠杆交易:Bitfinex ,來自香港(中國)。
  • 穩定幣(USDT):Bitfinex,來自香港(中國)。
  • 永續合約:BitMEX,起步於香港(中國)。
  • 期權交易:Deribit,來自荷蘭。
  • 當前最大交易量:幣安,起步於中國。

針對以上的總結,我非常希望推特加密圈能出現質疑的聲音,但我堅定我的觀點:我堅持認為美國的中心化交易所冇有給加密資本市場帶來任何創新!當然,Coinbase、Gemini 和 Kraken 等公司很重要,交易量很大,市值也很高,但它們沒有為我們的市場貢獻任何「新」東西。它們隻是供美國散戶和機構投資者買賣和托管加密貨幣的地方。一些觀點

中國大陸整治市場後,香港對加密技術的友好程度也隨之降低。香港對於加密貨幣法律地位的戰略模糊一度為許多公司提供了創新空間,後來,這一模糊愈發僵化,且限制重重。受此影響,頭部公司紛紛遷往新加坡、迪拜和巴哈馬群島。

香港作為最重要加密樞紐的地位開始下滑,疫情之後,下滑變成了下墜。不過,一些有趣的事情似乎正在發生……

出於某些原因,香港希望重整加密山河。

你的第一反應可能是,「那又如何?」香港只有不足 700 萬人口,恐怕難以產生重大影響吧。但是別忘了,香港是中國與世界互動的橋梁。這是否預示著中國將重啟對加密世界的統治?中國資本會通過香港進入全球加密市場嗎?

剩餘部分將重點闡述以下觀點:香港對加密行業重塑友好姿態預示著中國將再次在加密資本市場占據一席之地。而當中國愛上加密貨幣,牛市的回歸也就板上釘釘了。這將是一個緩慢的過程,但萌芽已破土而出。香港等於中國

作為加密投資者,我們關心香港是否有能力滿足中國內地資本的需求。不論是零售業還是資本流動,推動香港繁榮的始終是普通的中國富裕群體。我們不僅要關心中國投資者,也要關心中國消費者,我認為這兩者是一體兩面的。

2022 年迄今為止,承銷港股 IPO 的前四大銀行均為中資銀行。而 2012 年,前兩大銀行均為歐洲銀行。香港資本市場已成為中國經濟的晴雨表,西方僅剩微弱影響。香港政治

現在,香港重新思考對待加密行業立場的消息顯示出,北京可能會允許這座試驗田城市在跟隨西方的路上更進一步。香港正重啟與西方的商務往來,最近有一個反差強烈的例子佐證了這一點。

在 9 月,香港政府突然允許香港大球場開始銷售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的門票,這是世界七人欖球系列賽的首項賽事。屆時,觀眾席大概會是這個樣子:

Arthur Hayes:回顧加密交易所曆史,期待香港卷土重來
圖源:PANews

香港與新加坡的競爭其來有自。兩座城市一直在爭奪亞洲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整個疫情期間,新加坡非常好地確保了其作為國際資本樞紐的地位。當時,它是亞洲唯一一座仍對外國商務旅客開放的主要金融中心。香港關閉了對國際旅客的大門,最近才重新開放。日本禁止外國人入境的政策也導致東京成為孤島。疫情初期,新加坡也采取了類似政策,但相比其他亞洲城市/國家,新加坡更快做出調整,放鬆了對外國商務人士的入境限製,隨後又放鬆了對遊客的限製。

許多在亞洲擁有大量高薪管理崗位的銀行紛紛將員工從香港轉移至新加坡。(受此影響,新加坡的公寓租賃市場大為火爆。我的一些朋友續租時,房租漲了50-100%。)

就加密世界而言,疫情期間,許多公司和個人(特彆是中國公民)都將業務和人員轉移到了新加坡。我的小兄弟告訴我,新加坡舉辦的 Token2049 熱火朝天,當地的加密圈火力全開。新加坡還剛剛推出了一項新的工作簽證計劃,直接麵向高收入的工程師和銀行家。

香港重新確立金融(特彆是加密方麵)地位所需的政策非常直截了當。這讓許多人(包括我)懷疑香港會否(甚至能否)做出回應。

話雖如此,最近的一些進展,包括放行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入境後已不再需要入住酒店隔離。

工作簽證方面也出現了類似轉變。相比內地,香港曆來有一個更直截了當的外國人工作許可證發放製度(且不論簡單或容易),現在,香港放棄了許多常規規定,進一步放寬了發放和獲得工作許可的限製,比如不再要求企業麵向本地就業市場發布所有職位,也不再要求他們證明有的職位隻能由外國人填補。

《財富》雜誌談到了香港正如何積極地吸引外國人才:

香港正全面改革簽證規則,以吸引外國人才。歷經近三年的疫情隔離後,香港正與新加坡等金融中心爭奪人才。

香港行政長官李家超在其首份施政報告中表示,香港將向過去一年收入 250 萬港元以上(合 318,480 美元)的高收入者以及頂尖大學的畢業生發放為期兩年的簽證。該市還將暫停現行高技能人才計劃的年度配額,並將非本地畢業生的居留期限從一年延長至兩年。

此類舉措旨在遏止由於香港開放入境步伐緩慢而導致的人才外流,許多外國人紛紛離開香港前往其他地方,比如更快放鬆防疫限製的新加坡。

近期,香港明顯將采取與內地不同的加密政策。散戶交易者不能在內地買賣加密貨幣,但最近的媒體報道暗示,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準備在不久的將來允許散戶直接買賣加密貨幣。

香港正想方設法重塑其作為全球加密貨幣交易中心的地位。相關資金有望通過中國內地的散戶獲得。一旦中國資本進入香港,西方資本也會與之會合。這正是香港金融市場如此強大的原因。現在,構建這些服務所需的人才將更容易獲得工作簽證。

但是,可以實現,不代表一定能實現。

但我堅持認為,這一次中國是認真的。我認為允許香港發展加密行業能幫助中國解決一個重大問題,這也會讓中國很難再次退縮。振興香港

不論好壞,中國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與重視科技發展息息相關,中國政府很清楚這一點。

因此,如果政府相信加密貨幣及其預示的技術革命存在價值,那麼就近培養一個充滿活力的加密生態係統就是一項合理政策。香港可以作為北京推行加密資本市場試驗的一個安全空間。

加密生態系統能提供大量高薪工作。它能吸引最優秀的工程師和金融服務人才。針對許多問題的最創新的解決方案也將出自加密行業。一個目光長遠的政府一定希望人才和創新直接來自境內,而非境外。目前中美間的半導體貿易戰已經彰顯出,不能自主培育關鍵技術會帶來巨大風險。

新的技術永遠需要深厚的資本市場。正因為此,美國科技公司才會如此強大。美國政府資助的基礎研究催生了許多創業者,他們也能通過風投資本家和股票投資者組成的深厚而成熟的網絡籌集到資金。

香港可以成為加密技術的中心。它一度就是。一個由交易所、DAO 和風投基金組成的充滿活力的生態系統將為全球最優秀的工程師提供蓬勃發展的寶地。雖然我們身處一個網絡無處不在的社會,我們仍然希望親自置身於一切發生的地方。這就是城市之所以成為城市的原因。即使所有工作都能遠程通過視頻會議完成,矽谷仍然存在,仍然是一個人們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遠程辦公當然便宜許多,但現實是,人們希望有一個同行彙聚的地方。放手一搏吧

香港已經知道怎麼做是正確的,現在是付諸行動的時候了。香港到底能否重新成為首屈一指的加密貨幣中心,最終形態又會如何?我不知道,但我滿懷希望。

作為一個大學畢業後一直以香港為家的人,我也有所偏愛。我希望這座城市的明天更美好。我希望它給香港的大學畢業生提供更多機會。我本人曾是香港科技大學的交換生。我希望香港重新成為加密朝聖旅程的重要一站。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牛市回歸。中國從未離開加密貨幣,只是進入了蟄伏狀態。當前的全球地緣政治形勢將迫使中國對自己的貨幣有所作為。我認為將香港重新定位為支持加密貨幣的城市將構成中國的一個戰略支柱。如果這些資金流真如我設想的那樣成為現實,它們將成為下一輪牛市的有力支撐。

  •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PA News》
  • 原文作者:ArthurHayes,BitMEX創始人
  • 原文編譯:王爾玉,PANews
     

最新評論

thumbnail
refresh
換一換
empty

還沒有評論,發表第一個評論吧

seperate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