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貪婪指數是什麼?

Fear & Greed Index

觀測各種市場情緒,將不同的情報加以分析,並簡化為一個數字,這就是我們的恐懼貪婪指數。

首先,我們都知道,加密市場的波動非常情緒化,當市場上漲時,人們往往會變得貪婪,從而導致 FOMO(害怕錯過),進而做出非理性的判斷。我們希望透過恐懼貪婪指數,試圖將您從過度的情緒反應中解救出來。

這邊提供兩個指數閱讀判斷:

1.極度恐懼:表示目前投資者過於擔心,現在可能是個買入的好機會。

2.極度貪婪:當投資者變得過於貪婪時,意味著市場隨時會進行調整。

資訊來源:
https://alternative.me/crypto/fear-and-greed-index/

我的登記項目一覽

img

選單

news
新聞
perspective
精選
menu
選單
search
搜尋
Login
我的

0

notify

提醒

目前該帳號綁定在OOO帳號上,您確定進行轉移嗎?

background
thumbnail

@
change
基本設定

公開暱稱

市民頭像

公開用戶頭像

視覺封面

專屬形象封面

手機驗證

未綁定

電子報管理

電子報訂閱&取消

停用您的帳戶

停用與刪除帳戶
wallet
社群綁定
wallet
綁定錢包
list
白名單登記項目
logout
登出

手機驗證

通過驗證後可享有更完整的功能

您尚未驗證手機號碼
+886
    請選擇國家及地區
  • Taiwan(台灣) +886
  • Hong Kong(香港) +852
  • Macao(澳門) +853
  • Japan(日本) +81
  • Korea(韓國) +82
  • United States(美國) +1
  • Canada(加拿大) +1
  • United Kingdom(英國) +44
  • Afghanistan(阿富汗) +93
  • Argentina(阿根廷) +54
  • Austria(奧地利) +43
  • Australia(澳大利亞) +61
  • Bahrain(巴林) +973
  • Bengal(孟加拉) +880
  • Belgium(比利時) +32
  • Bhutan(不丹) +975
  • Bolivia(玻利維亞) +591
  • Brazil(巴西) +55
  • Cambodia(柬埔寨) +855
  • Cameroon(喀麥隆) +237
  • China(中國) +86
  • Anguilla(安圭拉) +1264
  • Antigua(安地瓜) +1268
  • Aruba(阿魯巴) +297
  • Bermuda(百慕達) +1441
  • Dominican(多明尼加) +1767
  • Grenada(格瑞那達) +1473
  • Saint Lucia(聖盧西亞) +1758
  • Colombia(哥倫比亞) +57
  • the republic of Congo(剛果共和國) +243
  • Switzerland(瑞士) +41
  • Germany(德國) +49
  • Denmark(丹麥) +45
  • Egypt(埃及) +20
  • Spain(西班牙) +34
  • El Salvador(薩爾瓦多) +503
  • Finland(芬蘭) +358
  • Fiji(斐濟) +679
  • France(法國) +33
  • Georgia(喬治亞) +995
  • Ghana(迦納) +233
  • Greece(希臘) +30
  • Guatemala(瓜地馬拉) +502
  • Guyana(蓋亞那) +967
  • Haiti(海地) +509
  • Honduras(宏都拉斯) +504
  • India(印度) +91
  • Iceland(冰島) +354
  • Indonesia(印尼) +62
  • Iraq(伊拉克) +964
  • Ireland(愛爾蘭) +353
  • Italy(義大利) +39
  • Jamaica(牙買加) +1876
  • Jordan(約旦) +962
  • Kazakhstan(哈薩克) +7
  • Kenya(肯亞) +254
  • Kuwait(科威特) +965
  • Luxembourg(盧森堡) +352
  • Macedonia(馬其頓) +389
  • Madagascar(馬達加斯加) +261
  • Malaysia(馬來西亞) +60
  • Maldives(馬爾地夫) +960
  • Mexico(墨西哥) +52
  • Morocco(摩洛哥) +212
  • Norway(挪威) +47
  • Noruu(諾魯) +674
  • New Zealand(紐西蘭) +64
  • Nicaragua(尼加拉瓜) +505
  • Nigeria(奈及利亞) +234
  • Pakistan(巴基斯坦) +92
  • Panama(巴拿馬) +507
  • Papua New Guinea(巴布亞紐幾內亞) +675
  • Portugal(葡萄牙) +351
  • Paraguay(巴拉圭) +595
  • Romania(羅馬尼亞) +40
  • Russia(俄羅斯) +7
  • Rwanda(盧旺達) +250
  • Saudi Arabia(沙烏地阿拉伯) +966
  • Syria(敘利亞) +381
  • Seychelles(塞席爾) +248
  • Sri Lanka(斯里蘭卡) +94
  • Singapore(新加坡) +65
  • Sudan(蘇丹) +249
  • Sweden(瑞典) +46
  • Thailand(泰國) +66
  • Tonga Islands(湯加群島) +676
  • Turkey(土耳其) +90
  • Uganda(烏干達) +256
  • Ukraine(烏克蘭) +380
  • United Arab Emirates(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971
  • Uruguay(烏拉圭) +598
  • Uzbekistan(烏茲別克) +998
  • Venezuela(委內瑞拉) +58
  • Yemen(葉門) +967

收不到驗證碼?

如果您沒有收到簡訊驗證碼或一次性密碼(OTP),請先參考以下排除方式:

  • 請確認目前手機訊號強度;簡訊傳送當下,若所在位置訊號不佳可能造成傳送失敗。
  • 請確認是否於手機中有安裝:廣告阻擋/網路安全軟體,驗證簡訊可能遭APP阻擋。
  • 手機的簡訊容量是否已達上限,因各手機型號設定限制不同,若近期未收到任何簡訊訊息,可能已達容量上限,請刪除部分訊息後重新再試。
  • 是否有向手機門號電信業者,申請開啟[阻擋企業簡訊廣告]之功能,若有請聯繫您的電信商關閉後,再重新開機嘗試驗證動作。
  • 確認預設之接收簡訊APP是否有異常,部分APP因軟體更新問題可能須重新設定,此問題因手機品牌設定不同而有差異。
  • 若短時間內有重覆操作多次驗證動作,建議請稍待一段時間後再試,避免系統判定連續發送異常。
  • 將手機關機,取出並重新插入您的 SIM卡,重新開機後,再次申請重新寄送驗​​證碼。
  • 請檢查您的檔案以確保您輸入正確的手機號碼綁定於您的加密帳號。

若還是無法收到驗證碼,歡迎聯繫我們為您提供幫助

市民頭像

點擊下方圖片更換用戶頭像

edit
修改頭像
thumbnail

視覺封面

點擊下方圖片上傳屬於你的專屬封面(僅自己可見)

edit
上傳封面圖片
background

公開暱稱

取一個專屬於你的暱稱吧!

無法使用的暱稱

第三方帳號管理

綁定後可使用第三方帳號登入

社群綁定

綁定後可變更

確定解除此社群綁定?

提醒您,解除綁定後將會影響部分功能

興趣偏好

告訴我們你想知道些什麼(可複選)

是否變更綁定ETH錢包?

eth_b

提醒您,若變更為新的錢包,我們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所有資訊。

選擇變更的錢包:

eth_b
MetaMask
eth_b
Coinbase
eth_b
walletConnect

你綁定的錢包

提醒您,每次最多可綁定 5 個錢包,若解除綁定,系統將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任何資訊。

請選擇要綁定的錢包?

eth_b
Torus Wallet
ETH
eth_b
MetaMask
ETH
eth_b
Coinbase
ETH
eth_b
walletConnect
ETH
eth_b
Phantom
SOL
eth_b
Glow
SOL

錢包生成中

為自己負責
去中心化錢包是您的資產,也是責任。

是否變更綁定SOL錢包?

eth_b

提醒您,若變更為新的錢包,我們不會保留目前錢包的所有資訊。

選擇變更的錢包:

eth_b
Phantom
eth_b
Glow

驗證失敗

fail

非常抱歉,寄信過程中發生了錯誤,請 聯繫客服。

興趣偏好

告訴我們你想知道些什麼(可複選)

電子報管理

您尚未訂閱電子報

news
Hey,想知道更多幣圈相關的知識內容嗎? 訂閱加密電子報,可以幫助您快速掌握幣圈趨勢。

訂閱成功

感謝您使用 此信箱訂閱加密城市電子報,本站保留調整出刊頻率之權利,其它事項請參閱我們的「隱私權聲明」

手機驗證成功

變更信箱

提醒您,變更電子報收件信箱 不會改變您的帳號綁定信箱

電子報管理

感謝您使用 此信箱訂閱加密城市電子報

確定放棄訂閱電子報嗎?

news
我們還有很多很棒的內容想分享給你...

真的決定要走了嗎?

已解除電子報訂閱

對於您的離開,我們感到很遺憾,加密城市會繼續努力,希望未來能再為您提供服務

帳號註冊

使用 Email 完成帳號註冊

提醒您,信箱註冊後無法變更

停用您的帳戶

這意味著您的資料將不再顯示在加密城市中,也將無法繼續參與白單市集的抽獎活動。

thumbnail
@undefined

如果您停用加密城市帳戶,可以在30天內還原,但如果30天內未登入,帳戶和個人資料將永久刪除。

若您有需要,歡迎隨時聯繫我們以獲得支援和協助。我們重視您的隱私和資料安全。

search
通知訊息
icon

APP Download

加密城市:最全面的區塊鏈資訊平台

icon_qrcode
iconicon
icon

以太坊 V 神 30 歲了!揭「這 7 點」感悟:我的童年結束了

main

以太坊 V 神 30 歲了!揭「這 7 點」感悟:我的童年結束了

市場 2024 02 1 ‐ By techflow

Vitalik 在 30 歲生日發表《The end of my childhood》長文,分享對加密世界、生命意義的感悟,強調加密不僅是金融,而是創造更好技術的一部分。

導讀:

三十而立。

昨天(1 月 31 日)是 Vitalik 的 30歲生日,他也在這個重要的人生節點上,發表了一篇名為《The end of my childhood》的長文。

縱覽全文,Vitalik 對以太坊的技術、加密世界的現狀、俄烏戰爭、生存與死亡、成長和經驗等諸多主題表達了自己的感悟,同時他也直言:

「我現在扮演著某種不同的角色,是時候讓下一代接過曾經屬於我的衣缽了」。

作為加密世界裏的核心人物,Vitalik 也在過去的時間裏走遍世界各地,以數位遊民的方式踐行著自己的技術理念,同時也在面對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時,有了更多的感悟與責任心。

「加密貨幣就不僅僅是一個金融故事,它可以成為創造更好技術的更廣泛故事的一部分」。

這篇長文可以說是 Vitalik 站在30歲節點時,對個人經驗和整個加密世界的一次綜合性的回顧與展望,內容豐富且情感真實。深潮 TechFlow 對全文進行了編譯,分享給各位讀者。

在過去的兩年裡,我最深刻的記憶之一是在黑客松上演講,參觀駭客之家,在黑山做 Zuzalu,看到比我年輕整整十歲的人在各種項目中擔任領導角色,作為組織者或開發人員:加密審計,以太坊 Layer2 擴展,合成生物學等等。Zuzalu 核心組織團隊的迷因(MEME)之一是 21 歲的 Nicole Sun,一年前,她邀請我參觀韓國的一家駭客之家:一個大約 30 人的聚會,我記得這是我第一次成為房間裡最年長的人。

當我和現在的駭客之家居民一樣大的時候,我記得很多人都稱贊我是像祖克柏這樣的改變世界的、厲害的、年輕的神童之一。

現在我對此有些畏縮,既因為我不喜歡這種關注,也因為我不明白為什麽人們必須將「神奇小子」翻譯成德語,而它在英語中效果很好。但看著所有這些人比我走得更遠,比我更年輕,讓我清楚地意識到,如果那是我的角色,那就不再是了。我現在扮演著某種不同的角色,是時候讓下一代接過曾經屬於我的衣缽了。

圖源:Vitalik 2022 年 8 月,通往首爾駭客之家的路徑。拍照是因為我無法分辨我應該進入哪所房子,我正在與組織者溝通以獲取這些資訊。當然,這所房子最終根本不在這條路上,而是在它右邊大約二十米處一個更顯眼的地方。

1

作為延長壽命的支持者(意思是,進行醫學研究以確保人類可以真正活幾千年或數百萬年),人們經常問我:生命的意義難道不是與它是有限的這一事實密切相關嗎:你只有一小部分,所以你必須享受它?

從歷史上看,我的直覺是駁斥這個想法:雖然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如果事物是有限的或稀缺的,我們往往會更重視它們,但認為長期存在的恩怨可能如此糟糕,以至於比字面上不再存在更糟糕,這簡直是荒謬的。此外,我有時會想,即使永生被證明是那麽糟糕,我們總是可以通過簡單地選擇舉行更多的戰爭來同時提高我們的「興奮」和降低我們的壽命。今天,我們中間的非反社會者拒絕這種選擇,這一事實強烈地向我表明,一旦它成為一種實際的選擇,我們也會拒絕它,因為它在生物死亡和痛苦方面也是如此。

然而,隨著年齡的成長,我意識到我甚至不需要爭論這些。

無論我們的生命作為一個整體是有限的還是無限的,我們生命中的每一件美好事物都是有限的。你以為是永恆的友誼,卻慢慢地消失在時間的迷霧中。你的性格可以在 10 年內完全改變。城市可以完全改變,無論好壞。您可以自己搬到一個新的城市,並重新開始從頭開始熟悉物理環境的過程。政治意識形態是有限的:你可能會圍繞你對最高邊際稅率和公共醫療保健的看法建立一個完整的身份,十年後,一旦人們似乎完全不再關心這些話題,轉而把所有時間花在談論「覺醒」、「青銅時代心態」和「e/acc」上,你就會感到完全迷失。

一個人的身份總是與他們在他們所處的更廣闊世界中的角色聯繫在一起,十多年來,不僅一個人會改變,他們周圍的世界也會改變。我之前寫過的關於我思想的一個變化是,與十年前相比,我的思想涉及的經濟學更少。這種轉變的主要原因是,在我加密生涯的前五年中,我花了很大一部分時間試圖發明數學上可證明的最優治理機制,最終我發現了一些基本不可能的結果,這些結果使我清楚地知道 :

(i)我正在尋找的東西是不可能的,(ii)在實踐中決定現存有缺陷的系統成功與否的最重要變量(往往是參與者子群體之間的協調程度,但也包括我們經常將其簡化為「文化」的其它因素)是我甚至未曾建模的變量。

以前,數學是我身份的主要部分:我在高中時大量參與數學競賽,在我進入加密貨幣產業後不久,我開始在以太坊比特幣和其它地方做大量的編碼,我對每一個新的密碼學協議都感到興奮,在我看來,經濟學也是更廣泛世界觀的一部分: 它是理解和弄清楚如何改善社會世界的數學工具。所有部件都整齊地組合在一起。

現在,這些碎片組合在一起的次數減少了。我仍然使用數學來分析社會機制,儘管目標更多時候是提出粗略的第一次猜測,即什麽可能有效並減輕最壞情況的行為(在現實世界中,這通常由機器人而不是人類完成),而不是解釋平均情況的行為。現在,我更多的寫作和思考,即使支持我十年前支持的那種理想,也經常使用非常不同的論點。

圖源:Vitalik 現代人工智慧讓我著迷的一件事是,它讓我們在數學和哲學上以不同的方式參與指導人類互動的隱藏變量:人工智慧可以使「共鳴」清晰易讀。

所有這些死亡、出生和重生,無論是思想還是人的系列,都是生命有限的方式。這些死亡和出生將繼續發生在一個我們生活了兩個世紀、一千年或與主序星相同的世界中。如果你個人覺得生命沒有足夠的有限性,死亡和重生,你不必發動戰爭來增加更多:你也可以做出和我一樣的選擇,成為一個數位遊民。

2

「Grads are falling in Mariupol.」

(譯者註:直譯為火炮在馬里烏波爾城市降下,應暗指俄烏戰爭)

我仍然記得當地時間 2022 年 2 月 23 日晚上 7 點 20 分,我在丹佛的酒店房間裡焦急地看著電腦螢幕。在過去的兩個小時裡,我一直在同時滾動 X(Twitter)以獲取更新,並反覆聯繫我的父親,他和我有著同樣的想法和恐懼,直到他最終給我發了那個決定性的回複。我發了一條貼文,盡可能明確地表達了我對這個問題的立場,我一直在關注。那天晚上我熬得很晚。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時看到烏克蘭政府的 X 帳號拼命要求以加密貨幣捐款。起初,我認為這不可能是真的,我非常擔心該帳號被投機取巧地駭客入侵:有人,也許是俄羅斯政府本身,利用每個人的困惑和絕望來竊取一些錢。我的「安全心態」本能佔據了上風,我立即開始發貼文警告人們要小心,同時通過我的網路尋找可以確認或否認以太坊地址是否真實的人。一個小時後,我確信它實際上是真實的,我公開轉達了我的結論。大約一個小時後,一位家人給我發了一條資訊,指出鑒於我已經做了什麽,為了我的安全,我最好不要再回俄羅斯了。

八個月後,我看到加密世界經歷了一場截然不同的動蕩:SBF 和 FTX 的公開消亡。當時,有人在 X 上發布了一長串「加密主角」,顯示哪些已經倒下,哪些仍然完好無損。這份名單的傷亡率很高:

圖源:Vitalik

SBF 情況並非獨特:它混合了 MtGox 和之前吞噬加密世界的幾次大動蕩。但這是我意識到的一個時刻,一下子就明白了,大多數我曾經視為加密世界的指路明燈、2014 年以來我可以自在跟隨的人已經不在了

從遠處看我的人,經常認為我是一個高能動性的人,大概是因為這就是你對「大學輟學」的「主角」或「項目創辦人」的期望。然而,在現實中,我絕非如此。我小時候所珍視的美德不是在開始一個獨特的新項目時具有創造力的美德,也不是在需要它的時候表現出勇氣的美德,而是作為一個準時出現、做作業並獲得 99% 平均分的好學生的美德。

我輟學的決定並不是出於信念而邁出的勇敢的一步。它始於 2013 年初,我決定在夏天參加一個帶薪實習期,為 Ripple 工作。當美國簽證的複雜性阻止了這一點時,我轉而花了整個夏天與我在西班牙的比特幣雜誌(Bitcoin Magazine)老闆和朋友 Mihai Alisie 一起工作。在八月底,我決定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探索加密世界,所以我將假期延長到 12 個月。直到 2014 年 1 月,當我看到數百人為我在比特幣 Miami 介紹以太坊的演講歡呼時,我才終於意識到我選擇永遠離開大學。我在以太坊中的大部分決定都涉及回應他人的壓力和要求。當我在 2017 年遇到弗拉迪米爾・普丁時,我沒有試圖安排會面;相反,是別人建議的,我幾乎說「當然可以」。

現在,五年後,我終於意識到:(i)我曾在合法化一個種族滅絕的獨裁者方面有過同謀,以及(ii)在加密產業內,我也不再有坐視不管、讓那些神秘的「其它人」主導一切的奢侈了。

這兩起事件,儘管它們在悲劇的類型和規模上各不相同,但都在我的腦海中烙下了類似的教訓:我實際上在這個世界上負有責任,我需要有意識地對待我的運作方式。什麽都不做,或者生活在自動駕駛儀上,讓自己簡單地成為他人計劃的一部分,並不是一個自動安全,甚至無可指責的行動方案。

我是神秘的其它人之一,由我來扮演這個角色。如果我不這樣做,加密空間要麽停滯不前,要麽被機會主義的金錢掠奪者所主導,那麽我隻能怪我自己。因此,我決定謹慎地接受別人的計劃,在我自己制定的計劃上更加高調:少與那些只對我作為合法性來源感興趣的隨機有權勢的人進行考慮不周的會議,以及更多做像 Zuzalu 這樣的事情。

圖源:Vitalik 2023 年春季,黑山的 Zuzalu 旗幟。

3

接下來談一些更快樂的事情——或至少是那些挑戰性更像是數學謎題而不是在跑步中跌倒需要帶著流血的膝蓋走 2 公里去求醫的那種挑戰。作者不打算分享更多細節,指出網路已經非常擅長於把他口袋裡一個捲起來的 USB 電線的照片轉變成暗示完全不同事物的網路迷因,並且他肯定不想給那些人更多的「彈藥」。

之前已經談到了經濟學角色的變化,需要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動機(和協調:我們是社會動物,所以兩者實際上是緊密相連的),以及世界正在變成一個「茂密叢林」的想法:大政府、大企業、大暴民和幾乎任何 「大XX」 都會繼續成長, 他們之間的互動將越來越頻繁和複雜。我還沒有過多地談論這些變化中有多少會影響加密空間本身。

加密產業誕生於 2008 年底,在全球金融危機之後。比特幣區塊鏈的創世區塊引用了英國《泰晤士報》的這篇著名文章:

圖源:Vitalik

比特幣的早期迷因深受這些主題的影響。比特幣是為了廢除銀行,這是一件好事,因為銀行是不可持續的巨石,不斷製造金融危機。比特幣的存在是為了廢除法定貨幣,因為如果沒有基礎央行和它們發行的法定貨幣,銀行系統就無法存在——此外,法定貨幣使印鈔成為可能,從而為戰爭提供資金。但從那時起的十五年裡,更廣泛的公共話語作為一個整體,似乎在很大程度上已經超越了對貨幣和銀行的關心。現在什麽被認為是重要的?好吧,我們可以問一下在我的新 GPU 筆記本電腦上運行的 Mixtral 8x7b 的副本:

圖源:Vitalik 再一次,人工智慧可以使共鳴清晰易讀。

沒有提到貨幣和銀行或政府對貨幣的控制。貿易和不平等被列為全球關注的問題,但據我所知,正在討論的問題和解決方案更多地發生在物理世界中,而不是數位世界中。加密貨幣的原始「故事」是否越來越落後於時代?

對於這個難題,有兩種明智的回應,我相信我們的生態系將從兩者中受益:

  1. 提醒人們,金錢和金融仍然很重要,並在這個利基市場中為世界上服務不足的人做好服務
  2. 超越金融產業,利用我們的技術建立一個更全面的願景,即一個更自由、更開放、更民主的替代性技術堆疊,以及如何建立一個更廣泛的更好的社會,或者至少是幫助那些被排除在主流數位基礎設施之外的人的工具。

很重要的一點是,我認為加密空間具有獨特的優勢,可以在那裡提供價值。加密貨幣是為數不多的真正高度去中心化的科技產業之一,開發人員遍布全球

圖源:Electric Capital 的 2023 年加密貨幣開發者報告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訪問了許多新的全球加密貨幣中心,我可以確認情況確實如此。越來越多的大型加密項目的總部設在世界各地,甚至無處可去。此外,非西方開發商在瞭解低收入國家加密使用者的具體需求並能夠創造滿足這些需求的產品方面通常具有獨特的優勢。當我與許多來自舊金山的人交談時,我有一個明顯的印象,他們認為人工智慧是唯一重要的事情,舊金山是人工智慧的首都,因此舊金山是唯一重要的地方。「那麽,Vitalik,你為什麽還沒有拿著 O1 簽證在海灣安頓下來」?加密貨幣不需要玩這個遊戲:這是一個很大的世界,只需要訪問一次阿根廷、土耳其或尚比亞就可以提醒自己,許多人仍然有與獲得金錢和資金有關的重要問題,並且仍然有機會做平衡使用者體驗和去中心化的複雜工作,以可持續的方式真正解決這些問題。

另一個願景是我在最近的貼文中概述的《再次製造以太坊密碼龐克》與其只關注金錢,或者成為「價值網路」,我認為以太坊社群應該擴大其視野。我們應該創建一個完整的去中心化技術堆疊——一個獨立於傳統矽谷技術堆疊的堆棧,就像中國的科技堆棧一樣,在各個層面與中心化科技公司競爭。

再次重發一下這張技術棧對比表:

圖源:Vitalik

在我發表那篇文章後,一些讀者提醒我,這個體系中一個重要缺失的部分是民主治理技術:即人們集體做決策的工具。這是中心化技術真正嘗試提供的東西,因為假設每個公司都是由 CEO 運行,而監督由...呃...一個董事會提供。以太坊在過去已經從非常原始的民主治理技術中受益,當一系列有爭議的決定,如 DAO 分叉和幾輪發行量減少,在 2016~2017 年被做出時,來自上海的一個團隊製作了一個名為 Carbonvote 的平台,以太幣持有者可以在上面對決策進行投票。

圖源:Vitalik 以太幣對 DAO 分叉的投票

投票本質上是諮詢性的:沒有硬性同意結果將決定會發生什麽。但是,他們幫助核心開發人員有信心實際實施一系列 EIP,因為他們知道社群的廣大成員會支持他們。今天,我們可以獲得比代幣持有量豐富得多的社群成員身份證明:POAP、Gitcoin Passport 分數、Zu Stamps等。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開始看到加密空間如何發展以更好地滿足 21 世紀的擔憂和需求的第二個願景:創建一個更全面、更值得信賴、民主和去中心化的技術堆疊。零知識證明是擴大這種堆棧所能提供範圍的關鍵:我們可以超越「匿名且因此不受信任」與「已驗證和 KYC'd」的錯誤二元對立,並證明關於我們是誰以及我們擁有哪些權限的更細粒度的陳述。這使我們能夠同時解決對真實性和操縱的擔憂——防範「外面的老大哥」——以及對隱私的擔憂——防範「裡面的老大哥」。這樣一來,加密貨幣就不僅僅是一個金融故事,它可以成為創造更好技術的更廣泛故事的一部分。

4

但是,除了講故事之外,我們如何實現這一目標呢?在這裡,我們回到我三年前在文章中提出的一些問題:動機性質的變化。通常,那些過度關注財務動機理論的人——或者至少是一種動機理論,在這種理論中,財務動機可以被理解和分析,而其它一切都被視為我們稱之為「文化」的神秘黑盒子——被這個空間所迷惑,因為很多行為似乎與財務動機背道而馳。「使用者不在乎去中心化」,但項目仍然經常努力去中心化。「共識建立在博弈論之上」,然而,將人們趕出佔主導地位的挖礦或質押池的成功社交活動在比特幣和以太坊中奏效。

我最近意識到,我所見過的沒有人試圖創建一個基礎的、功能性的加密空間地圖,這個地圖工作「如預期」,試圖包含更多的參與者和動機。因此,讓我現在快速嘗試一下:

圖源:Vitalik

這張地圖本身就是理想主義和「描述現實」的 50/50 的有意混合。它旨在展示生態系的四個主要組成部分,它們可以相互支持和共生關系。在實踐中,許多加密機構是這四者的混合體。

這四個部件中的每一個都為整個機器提供了一些關鍵的東西:

  • 代幣持有者和 DeFi 使用者為整個事情的融資做出了巨大貢獻,這是將共識演算法和零知識證明等技術提高到生產品質的關鍵。
  • 知識分子提供想法,以確保空間確實在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 Builder 彌合了差距,並嘗試構建為使用者服務的應用程式並將想法付諸實踐。
  • 務實的使用者是我們最終服務的人。

四個群體各自擁有複雜的動機,並且這些動機以各種複雜的方式與其它群體相互作用。也存在每個群體的「功能失調」版本:應用可能是剝削性的,DeFi 使用者可能無意中加強了剝削性應用的網路效應,實用主義使用者可能加深了對中心化工作流程的依賴,知識分子可能過於沈迷於理論,專注於通過指責人們「不一緻」來試圖解決所有問題,而沒有認識到金融激勵(和「使用者不便」的去激勵因素)也很重要,這些都可以且應當被解決。

通常,這些群體有互相嘲笑的傾向,有時我確實在其中發揮了作用。一些區塊鏈項目公開試圖擺脫他們認為幼稚、烏托邦和分散注意力的理想主義,並直接關注應用和使用。一些開發人員貶低他們的代幣持有者,以及他們對賺錢的骯髒熱愛。還有一些開發人員貶低務實的使用者,以及他們在對他們來說更方便的時候使用中心化解決方案的骯髒意願。

但我認為有機會增進這四個群體之間的理解,每一方都明白它最終依賴於其它三個群體,努力限制自己的過度行為,並認識到在許多情況下,他們的夢想沒有他們想像的那麽遙遠。我認為這是一種實際上有可能實現的和平形式,無論是在「加密空間」內,還是在它與價值觀高度一致的相鄰社群之間。

5

加密貨幣的全球性質的美妙之處在於,它為我提供了一扇窗戶,讓我瞭解世界各地各種迷人的文化和次文化,以及它們如何與加密世界互動。

我還記得 2014 年第一次訪問中國時,我看到了所有光明和希望的跡象:交易所的規模擴大到數百名員工,甚至比美國還要快,大規模的 GPU 和後來的 ASIC 礦池,以及擁有數百萬使用者的項目。與此同時,矽谷和歐洲長期以來一直是該產業理想主義的主要引擎,它們具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幾乎從一開始,以太坊的發展就事實上的總部設在柏林,正是在歐洲的開源文化中,出現了許多關於如何將以太坊用於非金融應用程式的早期想法。

圖源:Vitalik 以太坊的圖表和兩個提議的非區塊鏈姊妹協議 Whisper 和 Swarm,Gavin Wood 在他的許多早期演講中都使用了它們。

矽谷(當然,我指的是整個舊金山灣區)是早期加密貨幣興趣的另一個溫床,與理性主義、有效利他主義和超人類主義等各種意識形態混合在一起。在 2010 年代,這些想法都是新的,它們感覺「與加密相鄰」:許多對它們感興趣的人也對加密感興趣。

在其它地方,讓普通企業使用加密貨幣進行支付是一個熱門話題。在世界上各種各樣的地方,人們都會發現人們接受比特幣,甚至包括日本服務員拿比特幣作為小費:

圖源:Vitalik

從那時起,這些社群經歷了很多變化。除了其它更廣泛的挑戰外,中國還經歷了多次加密貨幣打擊,導致新加坡成為許多開發者的新家。矽谷內部分裂:理性主義者和人工智慧開發人員,基本上是同一個團隊的不同派別,直到 2020 年 Scott Alexander 被《紐約時報》人肉搜尋時,從此成為獨立的、對人工智慧默認路徑的樂觀與悲觀問題的決鬥派系。以太坊的區域構成發生了重大變化,尤其是在 2018 年引入全新團隊進行權益證明期間,儘管更多的是通過添加新團隊而不是通過消亡舊團隊來實現的。死亡、出生和重生。

還有許多其它社群值得一提。

當我在 2016 年和 2017 年第一次多次訪問台灣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自組織能力和向那裡人民學習的意願的結合。每當我寫文件或部落格文章時,我經常會發現,在一天之內,一個學習俱樂部就會獨立成立,並開始興奮地在 Google Docs 上注釋貼文的每個段落。最近,台灣數位事務部的成員對 Glen Weyl 的數位民主和「多元性」思想也同樣感到興奮,並很快在他們的 X 帳戶上發布了該產業的完整思維導圖(其中包括許多以太坊應用程式)

Paul Graham 曾寫過關於每個城市如何傳達一個資訊:在紐約,「你應該賺更多的錢」。在波士頓,你真的應該去讀所有這些書。在矽谷,「你應該更強大」。

當我訪問台北時,我想到的資訊是「你應該重新發現你內心的高中生」。

圖源:Vitalik Glen Weyl 和 Audrey Tang 在台北飛地書店(Nowhere)的一次學習會上發表演講,四個月前我曾在那裡做過關於社群筆記的演講。

在過去的幾年裡,當我多次訪問阿根廷時,我被建立和應用以太坊和更廣泛的加密世界所提供的技術和想法的渴望和意願所震撼。如果說像矽谷這樣的地方是前沿,充滿了對更美好未來的抽象長遠思考,那麽像阿根廷這樣的地方就是前線,充滿了迎接當今需要應對的挑戰的積極動力:就阿根廷而言,超高通膨和與全球金融體系的聯繫有限。那裡的加密貨幣採用量超出了圖表:我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上被認出的頻率比在舊金山還高。還有許多本地建設者,具有令人驚訝的實用主義和理想主義的健康組合,致力於應對人們的挑戰,無論是加密貨幣、法定貨幣轉換還是改善拉丁美洲以太坊節點的狀態。

圖源:Vitalik 我和朋友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家咖啡店裏,我們用以太幣付款。

還有很多其它的值得一提:位於杜拜的世界主義和高度國際化的加密社群,東亞和東南亞各地不斷壯大的 ZK 社群,肯亞充滿活力和務實的建設者,科羅拉多州以公共產品為導向的太陽能龐克社群,等等。

最後,Zuzalu 在 2023 年最終創建了一個非常不同的,美麗的流動子社群,有望在未來幾年自行蓬勃發展。這是網路國家運動吸引我的一個重要部分:文化和社群不僅是需要捍衛和保護的東西,而且是可以積極創造和發展的東西。

6

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會學到很多教訓,而不同的人也會有不同的教訓。對我來說,一些是:

  • 貪婪不是自私的唯一形式。怯懦、懶惰、怨恨和許多其它電影都可能帶來很多傷害。此外,貪婪本身可以有多種形式:對社會地位的貪婪往往與對金錢或權力的貪婪一樣有害。作為一個在我溫柔的加拿大成長過程中長大的人,這是一個重大的更新:我覺得我被教導相信對金錢和權力的貪婪是大多數邪惡的根源,如果我確保我不貪婪這些東西(例如,通過反覆爭取減少前 5 名「創辦人」的以太幣供應市佔率),我就履行了我做一個好人的責任。這當然不是真的。
  • 你被允許有所偏好,而不需要有一個複雜的科學解釋為什麽你的偏好是真正的,絕對的好。我通常喜歡功利主義,並發現它經常被不公平地誹謗,並被錯誤地等同於冷酷無情,但在這裡,我認為過度的功利主義等想法有時會使人類誤入歧途:你可以改變你的偏好的程度是有限的,所以如果你用力過猛,你最終會編造理由來解釋為什麽你喜歡的每一件事實際上客觀上都最能服務於人類的普遍繁榮。這通常會導致你試圖說服別人這些不合時宜的論點是正確的,從而導致不必要的衝突。一個相關的教訓是,一個人可能不適合你(在任何情況下:工作、友誼或其它),但在某種絕對意義上卻不是一個壞人。
  • 習慣的重要性。我有意限制我的許多日常個人目標。例如,我試著每個月跑一次 20 公里,除此之外,「盡我所能」。這是因為唯一有效的習慣是你實際保持的習慣。如果某件事太難維護,你就會放棄它。作為一個經常跳躍大陸並每年進行數十次飛行的數位遊民,任何形式的例行公事對我來說都是困難的,我必須解決這一現實。儘管 Duolingo (譯者注:一種外語學習軟體,多鄰國)的遊戲化,通過每天至少做一些事情來推動你保持「連勝」,但實際上對我有用。做出積極的決定是很困難的,所以最好做出積極的決定,對你的思想產生最長期的影響,通過重新程式撰寫你的思想,默認為不同的模式。

每個人都會學習這些很長的尾巴,原則上我可以走得更久。但是,僅僅從閱讀他人的經歷中實際可以學到多少東西也是有限的。隨著世界開始以更快的速度變化,從其它人的論述中獲得的經驗教訓也以更快的速度過時了。因此,在很大程度上,簡單地以緩慢的方式做事並獲得個人經驗也是無可替代的。

7

圖源:Vitalik

社會世界中的每一個美好事物——一個社群、一種意識形態、一個「場景」、一個國家,或者一個非常小的公司、一個家庭或一種關系——都是由人創造的。即使在少數情況下,你可以寫一個關於它自人類文明和十八部落誕生以來如何存在的合理故事,但在過去的某個時候,有人必須真正寫這個故事。這些東西是有限的——既是事物本身,作為世界的一部分,也是你體驗到它的事物,是潛在實相和你自己構思和解釋它的方式的融合。隨著社群、場所、場景、公司和家庭的消失,必須創造新的社群來取代它們。

對我來說,2023 年是看著許多大大小小的事物逐漸消失在時間的遙遠的一年。世界正在迅速變化,我被迫用來試圖理解世界的架構正在發生變化,我在影響世界方面所扮演的角色也在發生變化。有死亡,一種真正不可避免的死亡類型,即使在人類生物衰老和死亡的枯萎從我們的文明中被清除之後,它也會繼續與我們同在,但也有出生和重生。繼續保持活躍並盡我們所能創造新事物是我們每個人的任務。

加 密 知 識  +
以太幣($ETH)是什麼?

如果說,比特幣是像黃金的保值防守型資產,那麼以太幣就是波動比較大的科技股。簡單來說,你可以把以太坊想像成一個 App Store,它讓全世界的工程師可以寫各式各樣的 App 放上系統,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App 被稱為 DApp(Decentralized App),必須依賴眾多礦工才能運作,而以太幣就是在這個以太坊世界所使用的貨幣,在裡面做任何事都需要使用它。

加密好好學|第三天:菜鳥學習基本款—比特幣、以太幣、狗狗幣
Vitalik Buterin(V神)是誰?

Vitalik Buterin 是以太坊區塊鏈平台的創始人之一,於 2013 年提出以太坊構想。 他出生於俄羅斯,並在加拿大長大。在 2014 年,他發布了以太坊的白皮書,這個開創性的概念是基於比特幣區塊鏈之上,並且能夠支援智慧合約的區塊鏈平台。他在以太坊的設計中引入了許多創新的概念,如智慧合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賽局理論等等,這些概念在當今區塊鏈領域仍被廣泛應用。 Vitalik Buterin 也是區塊鏈社區中的知名人物和演說家,經常就區塊鏈技術和應用發表演講和文章。


最新評論

thumbnail
refresh
換一換
empty

還沒有評論,發表第一個評論吧

seperate
關閉